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 联系我们 >

影视行业离春天还有多远?天风证券传媒首席文浩深度解析影视股投

时间: 2020-05-31 14:39 来源: 点击:
]天风证券传媒互联网行业首席分析师文浩认为,从投资角度看,影视股最困难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但它是在一个磨底的过程。阳春尚未到来,还属于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不过最悲观的时期已经过了,已经可以看到一丝曙光了。可以优先选择一些经营稳
  

  ]天风证券传媒互联网行业首席分析师文浩认为,从投资角度看,影视股最困难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但它是在一个磨底的过程。阳春尚未到来,还属于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不过最悲观的时期已经过了,已经可以看到一丝曙光了。可以优先选择一些经营稳健、现金流确定性更高的公司,这些公司从正常维度来看风险相对不大。

  腾讯财经原创栏目《对话》邀请知名学者、经济学家、企业家、基金经理等共同探讨宏观经济、产业环境与资本市场趋势,欢迎关注。

  寒冬中的影视行业在疫情影响之下,又迎来重磅一击,这让很多本就处于困境中的影视公司苦不堪言,“活下去”几乎成为影视公司今年唯一的信念。

  那么,疫情之下影视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影视公司该怎么好好活下去?影视股的春天何时才能到来?投资影视股有哪些技巧和风险?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传媒互联网行业首席分析师文浩5月17日接受腾讯财经专访,分享了关于影视股的诸多精彩观点,全面分析了投资影视股的方法论。

  文浩认为,相对来说,疫情对整个电视剧行业的影响相对可控,但对整个电影行业的影响较大,而且这里面最严峻的是下游影城,下游的成本是重资产投入,现在注销的小公司会越来越多。多重压力会让大量无实力的公司出清,在这个出清过程中,行业会极其痛苦,但最后活下来的公司就会迎来一个“剩者为王”的时代。

  对于行业如何纾困的问题,他认为,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影响最重要的就是现金流。一些电影公司也在增加影视剧拍摄增加盈利,而从金融角度看,这些公司则需要通过各种增发、融资、换大股东等来自救。从政策层面看,减免税费等政策的出台有一定的积极信号,但由于影城今年以来几乎没收入,短期效果有一定制约。租金方面的政策影响可能更大,但复工复产才是影响行业的核心。

  从投资角度看,影视股最困难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但它是在一个磨底的过程。阳春尚未到来,还属于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不过最悲观的时期已经过了,已经可以看到一丝曙光了。可以优先选择一些经营稳健、现金流确定性更高的公司,这些公司从正常维度来看风险相对不大。

  另外,他还提醒,影视股比较适合有专业知识和经验的投资者,对于风险偏好特别低但又不专业的投资者,则可以多一些谨慎。

  腾讯财经:今年疫情期间全国影院关闭、剧组停工,对影视行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您能谈一谈疫情对影视行业具体负面影响有多大吗?会不会有很多影视公司撑不住死掉?

  文浩:影视产业链可以简单分为三个环节,一个是生产制作环节,一个是发行环节,一个是播映环节。其中生产环节涉及到明星艺人,也是普通消费者关注最多的环节之一,疫情导致很多影视城停工;第二个发行环节,是一个TO B的环节,所以我们平时感受并不明显,比如日常大家看到各种影视广告宣发;第三个是播映环节,这块有些不同,电视剧就是电视台、互联网播放;电影是以影院为主,互联网为辅。

  所以这样一个产业链按照生产、发行、播映分完之后,疫情对影视行业的影响,就可以很明显地去分析了。

  首先,因疫情影响,对生产环节的影响短期冲击比较大,但是已经可以看到改善的迹象,因为它不是一个大规模聚众,或者说它的聚众是相对小规模的。而且不在城市核心,在疫情边际改善过程中,这块修复我们已经看到了。在二到四月份,因为拍摄停下来,一些剧组的刚性成本还在延续。这样会对一些制作公司产生一些压力。

  对于发行环节,其实我们看到的大多数主流公司都没有说纯发行,要么是参与一部分的生产里面去,带有生产商的特色,要不然就像是渠道商,所以我们可以跳过这个环节,去看播映渠道。相对来说,对整个电视剧行业的影响相对可控。拍摄可能受到影响,但是如果拍摄已经成片,受益于整个疫情大家在家,长视频、短视频观看需求增加,互联网播出频道和电视台的播映是非常旺盛的。所以说手里有成片的公司,播出环节反而影响是并不大的。比如上市公司华策影视的一季报就特别靓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手里有大量的电视剧,在这个时候播出。其实,现在最严峻的是电影的播映环节,也就是影院。下游的成本是重资产投入,我们也可以看到现在注销的影城会越来越多。关键在此,它是从头至尾受影响最严峻的一个环节。

  文浩:这次影视行业形势严峻度可能并不比18年明星税收事件小,因为18年以来受损的环节可能主要是在明星的税收和收入方面,这次疫情对于特别是电影产业为代表的影响比较深。大家可以注意到,过去的传媒指数,如果说10年到15年是单边向上,基本上来讲15年到19年都是单边向下。当下从19到20年电视电影行业面临几大挑战:第一大挑战是三年资本市场下行,很多股东过高的杠杆带来的压力;第二个是因为税收事件带来的一系列监管政策带来部分公司现金流存货不能及时销售,现金流承压,而疫情又雪上加霜。多重压力一定会让大量的无实力的公司出清。在这个出清过程中,行业会极其痛苦。如果我们可以看到,可能未来的影视行业就不会有大量的浮躁的资金,这些资金会大量地退出。留下的资金和公司会更加专注于行业的本身。我们有个观点叫“剩者为王”,剩下的公司,能熬到20年,到21年什么时候疫苗等方法彻底解决疫情。剩下的公司就会迎来一个“剩者为王”的时代。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大家要先活下去。

  腾讯财经:今年影视行业出了一个特例,《妈》直接跳过院线,在网络进行免费播放,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您怎么看待这个模式?疫情会改变影视内容的消费模式吗?

  文浩:我认为疫情对消费模式的影响主要从中短期和中长期来看。站在上游的制作公司已经在慢慢的恢复。现在下游的渠道供给原来是以院线为主,互联网为辅。他这种方式是很好的实现了。大家也知道一张电影票平均40左右,渠道方平均一张电影票可以得到16块钱,几乎超过了互联网视频一个月以上的付费。所以一定是院线为主为先,互联网为辅为后的一种模式。

  院线这一商业渠道的模式因为疫情的影响,电影院的开张依然受到很严厉的限制。很自然地,对于一些上游的公司,为了它的现金流的回收,就会越来越多地选择互联网这一个模式。对于一些制作成本高的大电影,或者瞄准着几十亿票房去的项目,大家会发现并没有选择这种互联网模式。换句话说,如果对自己的现金流更有信心,他们仍然愿意去等待下游的复苏、疫情的改善。虽然等待的时间会长,虽然消耗了时间,但是他会得到更多的利益。

  在我们包括看到的几部以《妈》为代表的电影,选择了线上点播,他们赢得了时间,但是可能也牺牲了一部分的利益。所以大家会去考虑自己的现金流和成本,去做一个判断。但我们最近也看到的是,网络电影在这个过程中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因为网络大电影本身更多就是中小成本,走的也是网络渠道。从竞争环境来讲,大家还是希望去看到一些新的电影,院线这个渠道暂时是被瘫痪掉了,所以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面,创新高的网络大电影越来越多。所以总结来讲,部分更在乎现金流的大电影和大量的中小成本电影在这个时候都会优先选择互联网模式。一些有大制作项目的电影公司,因为考虑到商业利益的安排,他们愿意等待。但是他们就要接受时间拉长之后对现金流的影响,往往是一些现金流非常好的公司,他会选择耐心的等待。

  腾讯财经:近期唐德影视被国资入股,您觉得国资接盘影视股会是一个趋势吗?国资救得了这些影视公司吗?

  文浩:如果把它和困境等问题合在一起来看,它里面的一个关键词就是现金流。现金流其实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就是上市公司股东的现金流,一个是上市公司本身经营的现金流。两个现金流会使大家面临不同的选择。

  比如说上市公司股东的现金流,就可能因为过去质押率过高,面临着爆仓的风险。在这个爆仓风险下面,会考虑转换股东。

  上市公司的现金流,是要拍摄新的作品。如果没有现金流回流的话,影视公司银行借贷还是比较困难的,会面临经营性现金流的不足。

  现实中,大股东的现金流和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都会多多少少有一些影响。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的公司就会有不同的选择。就像刚才提到的唐德。其实更早的一个例子是慈文传媒,早在18年就接受了江西国资的资助。国企大股东入资,如果双方能达到很好的协同的话,在一定情况下又解决了大股东质押爆仓风险,也能通过国有大股东对公司增信,也能获得以银行为代表的更多的资金支持。

  腾讯财经:近期,电影局积极出台财税优惠等支持政策,帮影视产业应对疫情,这个政策作用大吗?您觉得预期效果会如何?您预期接下来还会有其他扶持政策出来吗?

  文浩:在4月29号,电影局进行了第一次的座谈会,公开信息。之后我们写了一篇报告,在当时我们就进行了一个研判,中国电影产业在面临三重考验的情况下,已经不是一些小公司的压力,大量的公司都面临着压力。所以这个时候主管部门一定要做一些支持的政策和表态。如果没有外力支持,电影产业面临着伤筋动骨的考验。所以我相信相关部门也看到了这种情况,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和表态。

  但是大家注意,电影局无法改变两个重大的事实,一个就是因为疫情的影响,电影院几乎没收入,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减免税费效果有限;第二个对于电影来说最大的成本就是租金成本,不过这个需要从更多层面全盘考虑,如何去减缓这方面压力。

  现在电影局持续的从29号开始开会,包括在过去的一周里面这些政策。体现了主管领导真的意识到现在电影行业需要支持。但除支持外,现在的核心是收入被疫情所影响,所以电影院的复工才是对这个行业影响的根本。

  腾讯财经:对于影视行业而言,“活下去”可能是很多公司今年最主要的信念了,那么您认为,这些影视公司应该做些什么,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文浩:对整个大行业而言,影响最重要的就是现金流。从现金流的角度去看,影响收入的点是产品的销售。对于电影,因为是疫情这个不可抗的因素,所以其他的一些公司都在加大剧的拍摄。虽然光线、华谊是传统的电影起家,成为行业领军者,但他们现在的电视剧业务在这个时候也有推进,而且因为整个疫情期间的在线经济是受益的,电视剧需求应该还是增长的。

  但是这是一个中长期战略的调整。因为一部电视剧从剧本拿到拍摄需要时间周期。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的手里就是大量的电影存货,现金都没有回来无法开机,可以有几种选择的方法:第一种寻找实力的股东,比如BAT、头条等等。要看能否寻找到有实力的股东的资金注入。新丽传媒等已经有非常好的例子了。第二种上市公司这边的例子比如华谊兄弟,从定增方案披露中可以看到引入一系列腾讯、阿里影业、复星等等一些列股东。这也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寻找实力股东支持的方法。

  唐德是一种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转移。还有万达也披露了定增。华谊属于定向定增,万达属于非定向定增,大家都可以来参与。

  对于一些私营的有实力的公司,除了加速产品、存货的变现,回流现金流以外,还可以寻找实力股东和这些实力产业大佬进行购买投资。

  所以我们应该能预计到不管是大型的公司还是中小型的有实力的公司,都可能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各种增发、融资、换大股东等来自救。没有上市的公司,也会采用这些手段,走出这个困境。这样就可以实现我刚才所说的“剩者为王”。这批公司拿到现金了虽然说很难受,手里又有存货又有现金,就可以耐心等待寒冬的结束。

  腾讯财经:回归到投资角度,影视板块在经历了几年漫长的下跌后,本来去年底已经开始企稳反弹,但是今年受疫情影响又回调很多,您觉得影视行业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吗?影视股的春天何时才会到来?

  文浩:我的结论是,最困难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但是他是在一个磨底的过程。春天还没到,还属于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但是从投资者的角度看,个人认为最悲观的时期已经过了。

  我相信随着四五月份以来,剧组的复工、电影局很多政策的支持,以及电影院也有望陆续复工,都会让大家看到一些积极的信号。但是我认为这些是有区别的,因为一些公司现金流一旦出现问题,痛苦和压力是当下的,如果熬不到三四个月之后的复工,它的生死可能也就是在很短时间。对于这样的公司,现在就是最黑暗的时候。

  随着暑期来临,有些公司可能受益。但有些公司,要注意它的风险是否已经解除,账上的存货、现金流如果有问题,仍然是有不确定性的。大家可以优先去选择一些经营稳健、现金流确定性更高的一些公司。这些公司从正常维度来看风险就不大。

  腾讯财经:去年以来一些影视股出现黑天鹅事件,您认为影视股算是好投资吗?这个行业护城河是什么?影视股的核心吸引力在哪?

  文浩:影视上游的公司会靠长期的积累形成一些在品牌和资金上的优势。大家可以看到上市以来光线传媒的成长路径,他也是从宣发开始的,因为他有更稳健的策略,加上对猫眼的并购、对于动漫电影的专注,使得光线成为在整个的影视投资里面表现较好的公司。但是影视行业有天然的波动性,所以一定会面临着单项目波动,不达预期的情况会出现。所以对于中上游的公司,比较适合一些专业的,对于影视有很强判断力的投资者,而且可以通过一些潜伏式的投资策略,当大众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进行提前预判。

  对于渠道,理论上对于院线的渠道也罢,还是腾讯视频、爱奇艺、A股的芒果超媒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稳定性更强。这也提醒大家关注,因为中国的传媒行业大发展,相对于传统的白酒、家电,历史还是相对短的,这个过程中还面临着头部集中不够明显的特点。但是从中长期的角度,我们认为如果抗过这波折腾之后,院线公司头部集中度也可能会慢慢凸显出来,因为很多中小公司都离场了。

  总体看,影视行业在当下并没有在渠道形成绝对的头部集中格局,上游也有项目的波动性,一般来讲比较适合专业的投资者去进行判断,因为你有实力去判断电影的一些票房是否超预期,也有能力去研判院线或者渠道的特点。

  对于一般投资者,大家要注意这个板块波动性更大,把握不好的时候,就可能带来负面影响。不像消费、白酒领域龙头那样竞争格局非常清晰,波动性就会下降。

  一般来讲,越专业,风险偏好越高的投资者可以考虑这个产业链。毕竟跌了好几年了,优质的影视股估值都是相对低位的,我是没有特别悲观的。但是对于风险偏好特别低但又不专业的投资者。我建议对这个产业链需要多一些谨慎。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