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 产品中心 >

失控的呼吸机订单潮

时间: 2020-05-22 23:27 来源: 点击:
XX国领事馆,急需舒普思达S1100A呼吸机100台,瑞思迈有创无创一体机。 原本2月份还在交流各类口罩信息的微信群里,从3月中旬起开始冒出了各种呼吸机的需求信息,不断刺激着疫情期间各级中间人的神经。好不容易从N95、KN95、NIOSH认证、YY0469标准等专业术语
  

  “XX国领事馆,急需舒普思达S1100A呼吸机100台,瑞思迈有创无创一体机。“

  原本2月份还在交流各类口罩信息的微信群里,从3月中旬起开始冒出了各种呼吸机的需求信息,不断刺激着疫情期间各级“中间人”的神经。好不容易从N95、KN95、NIOSH认证、YY0469标准等专业术语中解放出来,又踏入了“无创”、“VG70”、“瑞思迈”等一个全新的知识领域之中。

  价格体系的形成和变化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就拿谊安的VG70来说,上周还只要22万左右,这周都要在31万以上。要的少更难买到,因为谊安的批次都是100台一批,没人愿意拆散了卖。”一位“中间人”对作者介绍道。

  呼吸机,一个原本在专业医疗机构才会用得到的医疗设备,如今正大量出现在民间话语体系中。由于新冠疫情在海外的持续蔓延,呼吸机成为和特效药、检测试剂需求一样迫切的救命仪器。

  据环球网4月1日最新报道,美国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在3月31日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州已经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每台2.5万美元。不过科莫自己也承认,预计最终只能收到2500台,因为加州、伊利诺伊州以及联邦政府均订购了同样的呼吸机。

  与此同时,国外各类买家也在通过自己的渠道向市场采购货源。美联社3月26日就报道,特斯拉CEO马斯克宣布,从中国购买了1255台呼吸机,并且运到了洛杉矶。

  4月1日晚,鱼跃医疗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无创呼吸机产品获得美国FDA的紧急使用授权。作为二类医疗器械的无创呼吸机,美国一向审核十分严格,此次放开授权,需求程度可见一斑。

  更早前的3月28日,迈瑞SV300、SV600、SV800三款有创呼吸机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可以开始向美国供货。

  根据美国重症医学会估计,美国总共将有96万名新冠肺炎患者需要使用呼吸机,但美国只有大约20万台。纽约甚至开始尝试让两名病人共用一台呼吸机,因为根据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的说法,全纽约州只有五六千台呼吸机,却面临超过70000名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

  工信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司长许科敏在3月30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我国有创呼吸机生产企业共有21家,其中8家取得了欧盟强制性CE认证,主要产品周产能约2200台,约占全球产能五分之一。”

  4月8日,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副司长陈克龙介绍:目前我国向国外供应呼吸机达到近1.8万台,其中有创呼吸机4000多台。

  有创和无创,是呼吸机的两大基本分类。有创呼吸机是在治疗心跳骤停、严重呼吸衰竭时使用的,通过插管、气管切开后直接向患者通气;而无创呼吸机则是通过呼吸面罩送气,家庭使用较多。其他诸如婴儿呼吸机、转运呼吸机等则用量较少。

  由于新冠病毒直接攻击人的肺部,造成肺泡明显损伤,人体吸收氧气的能力减弱,只有用呼吸机辅助或替代呼吸,才能保证患者的血氧供应,避免死亡。对于重症患者来说,一台呼吸机就意味着一条命。

  北京怡和嘉业医疗公司市场部经理姜栋对《棱镜》介绍:“根据国内的治疗方案,按照患者严重程度从轻到重,依次可用面罩吸氧、高流量吸氧、无创呼吸机、有创呼吸机、ECMO。”而早期使用呼吸设备,病程发展就容易控制。

  迈瑞医疗董秘李文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需求多到没法接,虽然产能已经提到去年同期的五倍,依然只能优先满足疫情最重、最需要呼吸机的地区。”

  谊安医疗也是一样。在回应彭博的采访时,谊安医疗董事长助理李凯表示:“我们有成千上万的订单在等着交付。问题是我们能够多快的生产出这些呼吸机。”

  生产BMC瑞迈特无创呼吸机的怡和嘉业同样面临产能的尴尬,公司法务部总监杜祎程对作者介绍:“公司目前日产能是1200台左右,我们也获得了FDA的紧急授权”,然而公司订单排到了4月底,不得已推后了其他产品的生产。

  3月29日,国家药监局官网上挂出了新冠疫情防疫相关医疗器械的注册信息。截至3月29日,我国共有62个国产呼吸机注册证,含有创、无创、急救、转运等多种呼吸机型号,涉及包括鱼跃医疗、迈瑞医疗、航天长峰等多家上市公司在内的31家企业。

  有创呼吸机以往多为医院采购,没有统一的定价标准。2019年4月,宁夏某医院采购的谊安VG70呼吸机,中标价为20.8万元;同期,江西赣州市某医院采购同款呼吸机,报价18.5万,无人应标。

  一年以后,价格体系大变。据作者在各个有关呼吸机的相关群里了解到,4月2日,市场上一周前还报价31万每台的谊安VG70呼吸机,现货价格已经喊到35万。谊安另一款急救转运呼吸机Shangrila510S的报价则高达24万。

  无创呼吸机以往多为家用,价格较为透明,近期也都是跟风涨价。飞利浦伟康的BiPAP ST30型无创呼吸机平时价格在9000-11000之间,目前市场报价达23000元以上。另外,舒普思达、鱼跃等无创呼吸机也成为市场的抢手货。

  谊安医疗在3月28日官方网站上发布信息,称谊安所售产品出厂价格稳定,“市场上如出现加价倒卖行为均与本公司无关”,如有内部员工参与加价倒卖,将严肃处理。

  怡和嘉业法务部总监杜祎程表示:“瑞迈特BMC呼吸机出厂价格没有太大的变动。但经销商的行为,我们实在无法控制。我们也在密切关注有严重倒卖行为的经销商,限制对其供货。”

  作者从采购方获悉,除了传统经销商之外,有企业要求新加入的采购者必须拥有医疗器械出口资质,才肯签订供货合同,主要是担心产品从厂里出去后,没有直接交到国外,而是在国内买卖。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参与倒卖的很多都是2、3月份新注册的贸易公司,它们一般都会有一、二、三类医疗器械销售资质,但能拿到出口资质的新公司并不多。厂家只能以此作为约束条件,一定程度上排除掉倒卖者。

  生产企业一般以接单先后顺序安排供货,符合资质的新增采购商和原有的经销商一视同仁。不符合采购资质的则主要从各类经销商手中拿货,也不排除极少部分通过生产企业内部人流出。目前,临时开展采购的国外客户无法保证能接触到正规经销商,往往发出询价信息后,通过各级中间人接力传递,落实货源。

  除了企业直接出货的产品外,有呼吸机业内人士说:“2月份中国疫情最严峻的时候,很多经销商下单采购呼吸机。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这些货在国内不好卖了,只能寻找另外的销路,因此市场上才会有这么多存量。”

  每个中间人都希望自己能在信息和产品接力中获利,对于呼吸机的来源最是讳莫如深。于是,呼吸机的生意出现了与此前额温枪类似的局面:或许谁都不认识来自国外的最终买家,只凭着“现金拿货”这四个字传递需求信息,加剧了供需关系的失衡。

  据作者同多个呼吸机交易方交流发现,此前报价23000元的飞利浦伟康呼吸机,清明节后依然还能拿到货。而100台一批的谊安呼吸机,也有中间人称能一次性提供300台,不零卖。只是面对动辄上亿的单子,能确定接下来的客户不多。而这些机器是否来自单一渠道,还是信息汇总,采购方也不得而知。也有中间人反映,很多时候对接好了货源,采购方又联络不上。因此,据作者多日观察,尽管各方需求信息巨大,但真正供需对接成功交易的案例并不多。

  与口罩类似,面临井喷的需求,呼吸机必然会有一个求大于供的阶段。不同的是,呼吸机的生产并非像口罩一样,几十万买台设备、买几吨熔喷布就能做起来。

  呼吸机原理虽然简单,只是向患者供气,类似于“鼓风机”,但技术非常复杂。200多年前,人类第一次知道可以用风箱代替人工呼吸,抢救溺水患者,但很快也就意识到过大的通气量会导致致命性的气胸。如何模拟人正常呼吸时有节律的进气、出气量,成为呼吸机成功的关键。直到1934年,第一台气动限压呼吸机成功发明后,现代呼吸机雏形才真正出现。

  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呼吸机在美国得到广泛应用。我国则是在1971年才制成电动切换的定容呼吸机。

  进入21世纪后,国内医院开始大量引入呼吸机。一些企业也从代理销售呼吸机开始,摸清了市场,开始进入制造领域。

  谊安就是其中的典型。2001年2月成立的谊安从代理柯惠呼吸机开始,逐步走上自主生产道路;医疗器械巨头迈瑞也是如此,早在1991年就开始代理监护仪,逐步将业务领域扩展到众多医疗器械生产上。2003年SARS疫情对呼吸机的一波需求,是国产品牌奋起直追的动力之一。

  虽然国产品牌呼吸机产量很大,但国内大型医院,尤其是ICU病房使用的还主要是进口呼吸机。2018年3月25日的中国医疗设备行业数据发布大会,公布了国内21类医疗设备的市场占有情况。其中,呼吸机类产品市场份额前三的德尔格、美敦力和迈柯唯都是外资品牌,国产品牌仅有迈瑞和谊安进入前十。

 
 
 

相关热词搜索: